2020年04月03日 星期五

老人将出院,专门找东莞医疗队员合影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20-02-25 09:13:53 记者:李春燕

今天的战地笔记,有许多珍贵的瞬间,其中包括汉口医院隔离病房即将出院的老人家,专程找到东莞医疗队的队员,留下了一张摘下口罩的珍贵合影。虽然老人家用两个纸团塞住鼻孔,也许形象并不伟岸高大,可这却是世间最可贵的,生死与共的真情。

就让我们一起等待春天,等待疫情退去,我们摘下口罩再露出最美的微笑,再拍一张露脸照。相信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能够更加齐心协力,更好地抗击病魔,早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市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万江一区护士长、副主任护师王艳娜:

准备出院的老人家和我们合影

2月22日晚班,一名康复准备出院的老人家动情地跟我们说,“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勇敢地来到了这里,给了我们希望。现在我们逐渐康复了,我们也要尽全力保护你们的安全。这几天我很想摘下口罩和你们合影留念,但又怕给你们带来危险。考虑了很久,我终于想到了既可以遮挡病毒又可以摘下口罩和你们合影留念的好办法。”

原来,老人家想用两团纸巾塞住鼻孔,然后屏住呼吸,再摘下口罩来跟我们合影。老人家的这番话让在场的医护和同个病房的患者都深受感动。

为了满足这位老人家的心愿,我们相互配合做好准备后,用患者的手机迅速拍照。

一照完相,老人家马上戴回口罩,查看手机相册,动作很连贯。看来为了照这张像,老人家已经提前把这个动作练习多次了。

看到相片后,老人家高兴地点着头,满心欢喜地把照片发给我们和他的家人,并附上一句“愿美丽的天使们永远健康平安!”

这是一张珍贵的相片,这次疫情当中,各种经历给我了无数的感动。相信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能够更加齐心协力,更好地抗击病魔,早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市滨海湾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王兵华:

每每听到“谢谢”,身体总有一股暖流

2月21日的凌晨,我来到病房看见出院的人数已经在超过入院,心里莫名激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感觉我们光荣撤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说自私点,我开始想家了——温暖的东莞。

进到重症监护室看见杨大爷,他是我这些天一直护理的患者之一,从一开始气促呼吸困难,到使用呼吸机辅助通气,虽然缺氧情况暂未能完全纠正,但看见他的血氧饱和度能达到96%,与我说话也很有力,还能配合我完成他的口腔护理,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了,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大爷年纪大,痰多也很难咳出,护理他有效咳痰是我的重点工作。我扶着大爷坐起来,叩击他的背部“来大爷,深吸气后尽量停留3秒左右再用力咳出来……”一次、两次,虽然每次咳出来的痰不多,却是很好的开始。大爷很体贴,每次给他取下面罩擦拭痰液、喝水、口腔护理,他都很有礼貌地说,“谢谢你,小伙子”。

每每听到,我的身体里都会瞬间穿过一阵暖流,我知道,大爷的谢谢不单只是“谢谢”,他想感激的是,疫情肆虐下,有这么一群人没有离他远去,反而选择靠近。

2月22日,因监护室病人少了,病情平稳,趁着空闲去帮忙发晚餐。大家纷纷跑过来问,今天的菜式是什么。整个病区里,充满着生机活力,充满着笑声,就像我们过年在家热热闹闹的!

市中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杜沛康:

我们在病房带起八段锦节奏

不知不觉驰援武汉已经快一个月了。每次走进病房里,都收获无数的感动。患者向我们竖起大拇指,道出声声感谢。有位阿叔对我说:“小伙子,谢谢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帮助我们,国家没有忘记我们,我们一定会坚强地配合治疗,早日恢复健康。”

每天的护理工作很紧张,穿着笨重的防护服顷刻就满身大汗,经常缺氧头晕目眩、喘不上气,当看到陆续有患者从病危转病重直到康复出院,一切就值了。

我的主战场在重症监护室,负责危重症患者的护理和治疗。经过团队的不懈努力和患者坚强勇敢的力量,病重率明显下降,我们很有信心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最近我又发挥了特长。参考国家新冠肺炎第六版的治疗指南提到的中医治疗,也咨询了我们的小组长赖海峰中医师,我们决定发挥所长,把东莞市中医院的中医特色疗法带到病房里,让越来越多的新冠肺炎患者受益。

隔离病区里,我和我的拍档罗良护士一起带节奏,演示八段锦。围观的患者跟着我们练习,深受大家欢迎,还有患者主动加我们微信,下班后可以线上交流中医的相关知识。

还有个惊喜,市中医院还给我们寄来了耳穴压豆的用物。因长期待在隔离病区,身体本身的不适,加上精神压力也大,部分病人会出现焦虑、失眠等急性应激反应,耳穴压豆以达到疏通经络,调节脏腑气血功能,促进机体的阴阳平衡,对其有很好的帮助。

我们会在病区陆续开展各项中医特色治疗,把东莞人民的爱带给所有的患者。

东城医院内科护师李文雯:

不负所托用生命守护生命

2月23日,我第一天进入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ICU工作。由于病人的病情比较严重,除了日常的治疗护理,我还需要为他们倒水、擦身、倒大小便等。

穿着防护服工作,本身就容易缺氧,而我又有过敏性鼻炎。当闻到一些特殊气味时,鼻子总会特别瘙痒,可在全副防护装备下,我不能擦鼻子,只能任由敏感的鼻子一直打喷嚏。这对我来说,真的比憋尿还要辛苦。

病房里,一位叫萍姨的患者让我印象深刻。在帮她擦身时,我知道她家中9个人全部都不幸被感染了,现在一家人都在医院接受治疗。本来萍姨家中还有一位90岁高龄的老人,前不久老人却在睡梦中去世了。萍姨流着眼泪告诉我:“家里9个人全部都住院了,没有一个人能够回家见老人最后一面。”

这场无情的疫情让太多人遭受了无妄之灾。由于不想萍姨继续沉浸在痛苦的情绪中,我强忍情绪不断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让她好好休息配合治疗,争取早日转出重症监护病房和亲人相聚。

萍姨拉着我的手说,“本来一家人被感染后,我真的快绝望了,后来看到大家不远千里地过来帮助我们,我突然就有信心了,为了外面的家人,我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打败这个病毒!谢谢你小姑娘,我会好好配合治疗的。”

责任编辑:肖延昆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