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东莞文创产品探路记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7-08-15 08:50:27 记者:马一兵

 

■矮凳上莞草编织而成的弧形通道,深受猫奴的喜爱

■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的创新项目成果展上,有很多新颖的文创产品

东莞时间网讯(记者 马一兵)文创产品“第一销售大户”北京故宫淘宝店早已深入人心。在东莞,也有这样一群人,在探索文创产品的发展之路,力图将东莞元素注入文创产品内核,打通整个产业链条,使文创产品焕发活力。

这并非一条对于以往文化的复刻之路,它意味着艺术家和企业不仅要对过去进行传承,更要与当下生活进行融合。眼下,东莞文创产品的开发和销售面临着人才缺失的问题,企业与政府、设计师与公众尚未实现深度融合,道路充满困难,这也许是文创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通过文创产品传播东莞文化

最近,如果有市民去逛莞城美术馆,会发现一楼多了文创产品销售区。印有作品图案的帆布袋、装帧精美的书籍,这些依托于该馆展览的文创产品让人耳目一新,也使那些错失观展机会的市民得以回顾该馆以往的精品展览。

事实上,东莞早已有部分文化场馆在售卖文创产品,如鸦片战争博物馆、市博物馆、可园博物馆等。这些文创产品都与各馆馆藏精品或展览有关。

莞城美术馆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该馆的文创产品还在展示阶段,并未进行售卖。该馆希望通过展示吸引更多文创企业关注,继而开发出更多更符合市场需求的文创产品。

8月14日,电影《双手洪拳》登录全国院线。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与东莞非物质文化遗产——洪拳有关的故事。片中还有来自东莞的十数位拳师出演。作为首部本土武侠电影,《双手洪拳》的面世意味着有企业愿意将东莞传统文化搬上大银幕,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人借此了解东莞。

极具东莞气息、弘扬东莞文化的文创产品,正以更加多样的姿态面对公众。

有互动性的文创产品更吸引人

今年在宁波举办的故宫博物院文创产品开发论坛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透露,北京故宫淘宝店的文创产品年收入已超10亿元。这个数字,足够让人大吃一惊。

翻看北京故宫的淘宝店,大抵就能明白为何它能这么火。“朕知道了”胶带、“朝珠”耳机、“朕亦甚想你”折扇、“清明上河图”餐垫、“万寿无疆”围裙、“朕就是这样的汉子”汗衫……这样热衷于卖萌的故宫,恐怕与许多人心中充满皇权气息又严肃的故宫博物院相去甚远。

单霁翔曾对媒体表示:“以往故宫文化产品注重历史性、知识性、艺术性,但是由于缺少趣味性、实用性、互动性而缺乏吸引力,与大量消费群体,特别是年轻人的购买诉求存在较大距离。同时,一般性的旅游纪念品已经很难满足博物馆观众不断提高的期望。”

“因此,在注重产品文化属性的同时,强调创意性及功能性,通过观众期望与文化创意产品升级的互动,使人们真实感受和正确理解故宫博物院所传递的文化信息。”单霁翔说。

这个观点,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院长黄树忠十分赞同,他提出了更加细致的建议:要让文创产品与产业、生活方式进行深度融合。

同样在进行文创产品探索的东莞市文化馆非遗中心,非遗中心主任何超群和他的同事们也在考虑如何能使文创产品与文化、与人进行互动,使年轻人能了解这些未曾远去的历史源流。

“文创产品应具有多种可能性。”何超群如此说。

“复活”莞草的困惑

黄树忠的团队已于去年5月开始尝试东莞文创产品设计和开发,他们的办公地点在万江泰库文创园,专门有团队负责与东莞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关的课题。去年以来,他们进行了实地调研,选出了三个最具代表性的主题:莞草、莞香、龙舟。

围绕着这三个主题,他们进行了挖掘、整理、研发、传播,设计出了一批让人惊艳的文创产品。他们提出了一个“岭南共同体计划”,致力于进行多角色参与文创产品创新设计,明确提出产品类别可涉及但不局限于文具、办公用品、数码、饰品、家居用品、特色食品等。

以莞草为例,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进行了莞草再生设计研究。莞草编织技艺是东莞的汉族传统手工技艺,是有别于机器化大生产的、饱含人类情感的投入,是唤起人的原始文化记忆和文化认同感的根本所在。然而,时下对莞草编织这种工艺的设计创新几乎是空白的,因此需要让莞草“复活”,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

该团队设计出的莞草作品十分精美,并且具有艺术品气息。木质矮凳上加上莞草编织而成的弧形通道,深受猫奴的喜爱;极具中国古典美的莞草编织扇子,摆在家里就是一道风景;汇集各种编织技法的手绳,吸引了女性的目光。

今年的一次展出,使得这些产品受到了东莞市民的关注。不少市民询问何时何地能买到这些文创产品。这些问题既让黄树忠感到欣慰,也让他感到无奈。

“莞草编织技艺目前面临的问题比较突出,首先是东莞现有的莞草产量不够大规模生产,其次就是因为是手工生产,现有的掌握这门技艺的人年纪较大,又没有年轻人愿意学。”黄树忠简要地将此概括为“没有草、没有人”。

开阔思路大胆创新

并不只是开发与莞草编织技艺有关的文创产品遇到问题。何超群表示,非遗传承人因为年龄大,缺失创新能力,使许多非遗项目处境艰难。

文创产品开发,始终跳不过有关人的问题。缺少掌握技艺又兼具艺术素养的年轻传承者,也缺少相应的企业介入。

以莞城的千角灯为例,传承人张树祺的学生曾通过3D打印技术还原了千角灯的样貌,此举受到了一些人的质疑:“这也叫千角灯吗?”

在前往佛山调研时,何超群发现佛山的彩灯产品充满创意,一盏彩灯的售价可达数千元,而且从业者都是年轻人,东莞同样有石龙、洪梅等地生产彩灯,却没有出现过如此有创意的产品,“这也难怪年轻人不愿意学,因为产品附加价值太低了。”

在莫家拳的传承上,桥头人根据原有的拳路,邀请高校专家为青少年专门设计了一套拳法,使传统文化重新焕发了活力。

何超群认为,在开发文创产品时,应融入创意,不墨守成规。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在“复活”莞草时,采取了比较开阔的思路,使莞草成品更像艺术品,“以往我们以为莞草编织只能做席子、垫子,这样耳目一新的作品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思路。”

相较之下,能批量生产的文创产品的“出生”则更顺利。目前,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的一些文创产品已在生产之中,不久之后将面世。

黄树忠眼中的文创产品,既包括珍稀艺术品,也包括可批量生产的文创产品,更有时下最流行的手游。其团队开发的手游产品《东莞龙舟拾趣》中包括“赛龙舟”小游戏、“龙舟饭的秘密”小游戏和“头头是道”小游戏等,游戏画面精美,操作简单。

何超群对于文创产品的概念更宽泛,各种充满东莞元素的影视作品也是文创产品。如展现厚街双手洪拳魅力的电影《双手洪拳》,如王虹虹以东莞麒麟文化创作的动漫作品《麒麟王》。《麒麟王》一面世就获得了孩子们的喜爱,王虹虹工作室进行品牌授权的衍生品销路甚广,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介了东莞文化。

打通产业链是关键

在探索文创产品的发展道路上,黄树忠热衷于探讨各种可能性,“当然可能我们尝试了一百条路,只要有一条行得通就行了。”

他们探索的是文创产品应以何种面貌存在,这其中包含着传承与创新,而文化的特质也需要“放风筝”,不应原样复刻,应与现有生活方式、使用情景进行结合,这样的文创产品才能更加饱满。

黄树忠提出,“开发文创产品,需要政府引导,也需要市场化之路,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作为一家设计机构,做好平台,使更多具有创意的设计企业涌入东莞加入其中,才能使文创产品充满活力。接下来,该团队将打造文创产品线下体验店,并积极参加各种文创产品的展览,使东莞文创产品走出去。

关于政府在文创产品开发与销售上的职能,何超群概括为指导、协调、服务。在市文化馆今年举办的文创产品设计大赛中,也涌现了一些新创意。

在此之前,搜索“东莞”“文创”“企业”的关键词,还可以查询到某东莞文创企业的产品进驻了台北故宫博物院,这表示,东莞并不缺少相关企业,只是需要进行融合,打通从设计到生产再到销售的产业链。

而文创工作者们要做的,就是吸引公众目光投放在这些充满东莞元素的文创产品之上,使市民对此感兴趣,使企业看到商机,实现更加深度的融合。


负责编辑:莫凤英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