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21日 星期四

大家的事情大家办!杭州共建共治共享经验有哪些值得东莞借鉴?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8-08-31 08:55:38 记者:李金健

“大家的事,商量好了再办”,这是杭州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的生动缩影(特派记者 郑家雄 摄)

在创新社会治理格局上实现新突破。拓展外来人口参与社会治理的有效途径和方式,完善城乡社区民主选举与协商制度,引导群众有序参与管理社区自治事务,进一步发挥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实行大家的事情大家办。让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摘自市委书记梁维东在市委十四届六次全会上的讲话

“学杭州 提品质”系列报道之七

东莞时间网讯 (特派记者 李金健)7月24日上午,“湖滨晴雨”民情民意工作室。

方孝忠正向工作室主任徐利民汇报:前几天工作室组织大家参观考察福州的电梯厂,他们报价50万元,之前另外一家电梯厂的报价是59万元,一下子省9万元,每层住户平摊下来,能省不少钱。

他们筹划的是给湖滨街道岳王路社区平海公寓楼加装电梯,这里也是方孝忠的家。徐利民说,加装电梯,关乎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但做起来没那么简单,涉及到楼上楼下费用怎么分摊,电梯会不会影响房子质量、采光等问题。

“大家的事,商量好了再办”,杭州市政府部门、居民、社会组织多方协作,发挥基层民主协商作用,解决群众家门口的烦心事,这是杭州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的生动缩影。

老小区装新电梯

平海公寓某栋三单元加装电梯,牵头人组成“5人居民小组”,民情议事员参与其中,按照“老百姓的事商量着办”的原则,推动事件妥善解决。

7月23日下午,杭州市上城区清波街道劳动路社区新民村2幢1单元,记者试乘了这里的电梯:平稳、安静,走出廊桥,采光好!

陈奶奶说,以前走上五楼要七八分钟,现在20秒钟就可以到家门口,“第一次坐电梯时,和当年住上新房一样高兴。”

去年底安装的5层新电梯,为已经30多年楼龄的老小区增加了新能量,这也是杭州首个竣工验收的加装电梯项目。

由于历史条件所限,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造的一些多层房屋大多未装电梯,居住在这些房屋里的老年人,上下楼成了难题。

《杭州市2017年老龄事业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杭州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167.18万人,占总人口数的22.16%。到2020年末,将达到24%以上。户籍80周岁以上高龄人口预计超过30万,高龄化比例超过18%。

为了方便老人出行,市政府把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工作列入年度“为民办实事”十个项目。2017年11月30日,杭州正式出台《关于开展杭州市区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了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工作按照“业主主体、社区主导、政府引导、各方支持”的原则。

作为“湖滨晴雨”工作室的“民情议事员”,方孝忠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自己所住的平海公寓某栋三单元加装电梯的事情上。

尽管已经80岁,但方孝忠身子依然硬朗。接受采访时,他从腋下夹着的小皮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笔记本里记着加装电梯“5人居民小组”商议的记录。

与方孝忠做了几十年邻居的王志林,是5人小组的牵头人。“他刚好比我小12岁,都是属兔的,我们是‘兔子兄弟’。”方孝忠说。

三单元的加装电梯项目,6月启动,现已到报价阶段。“目前而言,我们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王志林说,首先是天时,今年上城区的加装电梯工作全面铺开,政府帮助解决了资金扶持一大难题,电梯安装验收通过后,政府对电梯各补助20万元/台。

“地利方面,我们单元的一二楼是朝马路的商铺,三至七层是住户,施工条件比较好。”王志林说,最重要的是人和,整个单元60%以上的人都同意,且没人反对,才能启动项目。

但是,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这主要涉及到各楼层费用分摊问题。“涉及到自己利益,要增加几百块钱,大家都要讨价还价,如果一下子增加一两千元,心里就更不舒服了。”方孝忠说,电梯厂家第一次报价61.4万元,他一看不对,税率是10%,对方解释是按照建筑类标准算的,他反驳电梯属于特种设备,文件规定是按照5%来算,谈判中就这样把价格压到59万元。

徐利民说,配合市、区、街道做好老小区加装电梯工作,也是“湖滨晴雨”工作室的工作内容。7月17日,工作室组织“民情议事员”、居民代表等前往电梯厂参观考察。“电梯是怎么生产的,可不可靠,老百姓亲自去看,才有直观感受。”

作为参观考察团成员之一,方孝忠参观时和厂家负责人闲聊,他将小区情况、施工环境和拟采用电梯的规格告诉对方,对方口头报价是50万元。

方孝忠说,原先那家报59万元,现在这家50万元, 5层住户平摊,就不是少出一两千元的问题了。“虽然还没最终确定哪一家,但毕竟多了一个选择,目前我们正等厂家的正式书面报价。”

与此同时,街道社区牵线搭建多层次协商平台,不仅让居民有地方说话、有办法商量,街道社区也有更多途径做通思想工作。新民村装电梯,低层位置用观光梯样式,避免影响采光,三层以上改用铝板,避免反光干扰生活,都是吸收民意商量出的办法。过去常常谈不拢的经费分摊问题,也商量出居民普遍接受的“阶梯递增式”出资比例。

杭州上城区清波街道新民村2幢1单元加装的新电梯 杭州日报供图

难分的厕所

原来每三户共用一个厕所,后来政府新建两个厕所,每户都可专用一个厕所,但怎么分厕所难以统一意见,通过媒体公开后,形成了公共事件,全市人民参与讨论。

厕所分配事件的教训,就是政府本是为民办实事,结果好事没办好,解决民生问题,政府不能一头热,一定要民主促民生。

老旧小区加装电梯,不仅体现了城市的暖意,也是创新社会治理的丰富细节。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也有经验教训。

徐利民向记者讲述“湖滨晴雨”工作室的前世今生,以及当年在杭州轰动一时的光复路148号厕所分配“难产”的故事。

徐利民说,“湖滨晴雨”工作室的前身,是杭州市委办公厅的“社情民意信息直报点”和市委宣传部的“社会舆情信息直报点”,都是单方面汇报,缺少互动。

2009年,市委办公厅带着“如何让民主促民生政策落地”的课题,到湖滨街道调研。而在2007年至2008年,就在湖滨街道的光复路148号,发生这么一个事件。“当时杭州有个为民办实事的庭院改善工程。”徐利民说,光复路148号是一幢5层的老楼房,原来每三户共用一个厕所,后来政府出钱改造,在过道两边新建了两个厕所,每户都可专用一个厕所。

但是三户人家各执一词,有的说家里面积大,应该优先选;有的说厕所在窗户正对面,影响采光通风,应该优先选;还有的说应该按照就近原则选择,难以统一意见。          

对此,街道和社区干部上门调解多次,召开了5次协商会,还是没谈拢,这让工作人员头疼不已。

徐利民说,那段时间,参与调解的工作人员甚至落下一个毛病:“晚上一闭眼,脑子里想的就是148号的厕所分配问题。半夜起来上厕所,坐在自家马桶上,也在想,究竟怎么样才能让居民满意呢?”

后来,这个事情经《杭州日报》连续15天报道,并搭建市民参与民主协商的平台,一起探讨这个事情;上万热心市民为解决分厕所问题参与投票,汇聚成三种解决方案供3户居民选择。最终,3 户人家相互之间作出实质性让步,并签了协议。

徐利民说,厕所分配事件的教训,就是政府本是为民办实事,结果好事没办好,解决民生问题,政府不能一头热,一定要民主促民生,大家举手同意了才行。

结合这个案例,杭州市委办公厅、上城区以及湖滨街道经过一年的酝酿,2009年12月28日,“湖滨晴雨”民情民意工作室正式成立,搭建了党委政府、媒体、专家学者和市民群众四方联动的社会舆情信息收集报送、民情研判和民主协商平台。

徐利民说,工作室名称源自西湖新十景“湖滨晴雨”,既是对滨湖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深厚历史文化底蕴、渊源的体现,也蕴涵着“民情晴雨表”的意思。

“湖滨晴雨”民情民意工作室主任徐利民,正在和民情议事员电话沟通工作(特派记者 郑家雄 摄)

让市民参与社会治理

新情况倒逼政府探讨新思路,提高城市治理效率。政府让老百姓从幕后走向台前,主动参与社会治理,从此前意义上的“被管理者”变为直接参与城市治理的“决策者”。

杭州在城市治理上越走越顺。从小巷改造到西溪湿地综合保护,从小红车(公共自行车)到小红帽(杭州志愿者)……党政部门、企业、高校研究机构、媒体、市民等各界力量,共同携手成为这个城市家园的建设者。

浙江财经大学城市治理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倪建伟说,十九大报告创新性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其核心在于构建全过程、广范围、多渠道的公众参与机制。

随着城市发展,多元化、复杂化的社会环境对以往传统城市治理模式、理念等都带来强烈冲击,新情况倒逼政府探讨新思路,提高城市治理效率。

由于政府在城市治理中所处的特殊地位,难免会假公共利益之名行机构私利之实,从而也不能保证每一项政府决策都符合市民的利益和愿望。

“决策过程是由少数部门的少数人决定,无论如何都难以保证科学性和合理性,难以体现各阶层公共利益。政府与民众之间信息不对称引发的民众对治理政策消极抵抗,这也是对政策资源的极大浪费。”倪建伟说。

杭州政府让老百姓从幕后走向台前,主动参与社会治理,从此前意义上的“被管理者”变为直接参与城市治理的“决策者”,形成了“今日关注”“公述民评”“我们圆桌会”“杭网议事厅”等“四问四权”民主决策机制。

浙江省公共管理创新案例的四届评审结果显示,杭州市在公共管理创新方面的实践走在前列。在11个市申报的606个案例中,杭州申报了133个,占比22%;获奖的96个案例中,杭州14个,占比14.6%,在杭州的这14个案例当中,关于共建共享的就多达12个,占比85.7%。五个共建方面的获奖项目包括了开放性决策、民主民生互动平台、权力清单、我们圆桌会、企业社会责任评估。

杭州也因此收获诸多荣誉:中国十大协调发展城市(榜首)、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多次第一)……

数读杭州:

汪建良/制图

记者手记

善用公众平台疏解民意

杭州市在公共管理创新方面的实践走在前列。不论是政界还是企业界,不论是学术界还是传媒界,他们感觉自己是城市的主人,对城市有信心和责任心,希望参与城市治理。

政府也愿意让老百姓从幕后走向台前,主动参与社会治理,从此前意义上的“被管理者”变为直接参与城市治理的“决策者”。无论是装电梯还是分厕所事件,最后能妥善解决,均是社会多元参与推动的结果。

圆满的结果带来的是信任,民众和政府相互信任一旦开头,便形成良性循环,会潜移默化到文化里。记者采访接触了各种不同阶层的人,切实感觉到杭州人的信任。他们没有对城市满腹牢骚,也没有带着疑虑接触媒体。

各个城市特点不同,方式也更多元化。东莞外来人口众多,社会治理更加复杂,尤其要善用媒体,善用公众平台,疏解民意。以更开放的胸怀,让政府和民众在平台上发表观点,相互碰撞,找出共性,求同存异,避免听证会变成一言堂,避免政策硬落地,伤害政府形象。

与此同时,要积极培育乡贤文化,乡贤是本地文化的核心阶层,需要让优秀的乡贤去影响更多的人。

负责编辑:黄刘意

关键词: 学杭州 提品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用将有丰厚费用!报料方式:1、添加报料微信:byjt0769;2、拨打报料电话:0769-22110000】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