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06日 星期五

倔强百年的奶奶,您慢慢行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8-04-05 09:34:10 记者:沈汉炎

  (东莞时间网讯)奶奶是过完今年元宵节才走的,对于这个细节我有些耿耿于怀。

  听我爸说,奶奶是去年底不小心摔了一跤,原本卧床几天后有些好转,甚至一度能起来走动。可不知怎么了,没多久却一直卧床不起,眼看春节要到了,农村人有些忌讳,担心奶奶春节期间离世。于是,一个年长的亲戚在看望她时便擅自跟她商量,让她坚持到元宵节过后再走。

  奶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奶奶一生倔强,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因此只要是她答应的事,从来不食言,哪怕是在“三年困难时期”,答应了要接济邻居,勒紧裤腰袋也要做到。也许你会说,接济点吃的给邻居也没什么。但只要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便能理解,在极端的岁月里,有时候一个小小的选择也是极艰难的。

  这次应该是奶奶最后一次对人许以承诺了,她真的一天一天捱到了正月十七才告别人世。虽然奶奶走得很安详,在瞻仰她仪容时,我看见的依旧是一副静静的带点笑意的音容。但我之所以耿耿于怀也正是于此。因为我知道,自奶奶卧床之后,她生活不能自理,卧床久了身体就起很多褥疮,一直饱受病痛折磨。回想到此前奶奶也摔跤过,但那时如果有熟悉的人来看她,她偶尔还会向人倾诉一下病痛,呻吟几声,但这次她似乎意识到大限已到,又怕儿孙担心,于是从头至尾一声不吭,默默忍受着。

  所以,对于那位年长的亲戚对奶奶的请求,我可以理解,但心里还是接受不了,尤其接受不了他拿这事情邀功炫耀。因为死生之事大矣!活着的人为了自己的便利或贪图一点“吉利”,竟然要求一个百岁老人在人世间痛苦硬扛着过完最后的岁月。

  但是,我只是内心愧疚,并没有怨恨任何人,因为我知道,依奶奶的倔强的性格,即使没有人让其坚持,她也会默默坚持到这个时间点。因为一来她不想给人添麻烦,二来春节期间儿孙们都会回来,她要跟我们一一告别。

  奶奶一生倔强,不管生活怎么苦,不管爷爷怎么放荡,她始终像一根顶梁柱支撑着整个家。奶奶生于1918年的春节,过完今年春节正好100岁。她的一生基本贯穿了最为剧烈动荡的20世纪。她出生于广州大埕镇一个多子女的农民家庭,因为没多余的口粮养活,奶奶一出生就成为一个弃婴,这家人养几天不要了就用一个竹篮装着送到另一家人,因为那个年代每个人家里都有一大群嗷嗷待哺的孩子,自顾不暇了。因此“杨母大”这个名字便成了奶奶的名字,伴随她一生——她是被很多“父母”养大的。

  尽管早年身世悲惨,奶奶却包容、坚强和勤劳。就说她的婚姻吧。因为出身的原因,奶奶在她三十多岁时才嫁给了爷爷,并当了大伯的后妈。爷爷为人放荡、好吃懒做,他穷得响叮当,却每天穿得衣冠楚楚,吹着口哨游荡大街小巷,头发总整理得油光华亮,用许多长辈的话说,“苍蝇爬上去都要劈叉”。但就是这样的人一生都很敬佩奶奶,也只有奶奶敢说他,能说动他。

  我大伯一生也十分敬重奶奶。因为奶奶视他为己出,坚持让他读书,支持他去做事业。大伯长大后,又和奶奶一起撑起一个家,并帮助我爸和小叔两个弟弟完成成家立业的人生大事。

  我曾听亲戚说,奶奶之所以吃了一辈子斋,是因为在菩萨前许过承诺,只要我大伯一生平安,她甘愿如此,愿意把自己的阳寿匀给大伯。因为那时候大伯经常胃出血,治疗效果一直不佳,她广东的姑姑跟她出了这个主意,她真的信了,并信守诺言一生,无怨无悔。

  奶奶一生倔强,对人宽容,对自己却很严格。听家里的老一辈人说,在20世纪那艰难的时代,奶奶总是洁身自好,从来不贪小便宜,也不拿生产队的一针一线,实打实地凭劳动赚工分。即便有人嘲弄她,她也不太在意。生产队有个小组书记觉得她善良,便总是欺负她,但当那人后来碰到困难时,奶奶不仅没有落井下石,还伸手拉了他一把,这让他感动不已。

  奶奶总是不服老,做很多事情总喜欢亲力亲为,即便百岁高龄了。她也不让人扶着,每次我想扶她,她总是很生气,把手一甩:“不用你扶,我自己能走”。生活中奶奶还是个极爱美、爱干净的人,在卧床之前,她都是坚持每天自己洗澡洗衣服,哪怕是再冷的冬天也不例外。2017年春节,当时99岁的奶奶精神很好,还能穿针引线缝衣服。我第一次给她拍了照片,她面对镜头很镇定,还特意整理了一下满头白发,笑笑地对着镜头,很有范。但是,今年春节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是:今年莫拍照了,丑得很。

  听姐姐说,在我们这些孙子回家过春节前,一生不求人的奶奶,却一次次求婶婶给她清洗被褥和身子,好让我们看到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她。听到这话,我心里总是莫名伤感。她这样一个爱美、爱干净的人,怎么面对整天穿着纸尿裤,怎么面对几天不洗澡,屋子总有些味道的环境,然后带着满身病痛硬扛到元宵节后。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百年期,奶奶的离世我本有心理准备,本可以无须悲伤的。但念及曾数次想与奶奶深聊,想将她的一生述诸文字,却每每明日复明日,最终心愿全休,徒自懊悔。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我们闽南人送别时从不说再见,只说“慢慢行”。但这次分别后,只能看见奶奶远去的背影,而不是回头时奶奶倚门相送的笑脸。奶奶,这次只能轮到我跟你说一句 “奶奶,您慢慢行”了。


责任编辑:徐艳春

关键词: 奶奶 慢慢行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